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十三而立》其实是我写过的最长的小说类型文,如果硬要说在计划内的最长小说,那应该就是还在写的《白银树之恋》了。其实《十三而立》在原本的计划内是有上下篇的,并且上篇早在一年前就写完,下篇其实也写完了,但是由于不成熟没有发上来。它的润色工作是很困难的,特别在文字原稿被撕破的情况下,连码字码上来也很困难。 上篇对我来说意义很大,它是我进入中学时代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如果《白银树之恋》是对于外围环境的...

我读完《狂人日记》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朦胧的疏远感。 《狂人日记》中有两个视角,一个是「我」的视角,「我」自然是一个在新文化运动之前,用文言文写作的正常的清末知识分子。还有一个则是「狂人」的视角,狂人是一个很不合理的存在,你处处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出一些不太符合常理的地方。他「多荒唐之言」,「大病」,「所患盖“迫害狂”」,而且竟然使用白话文写作,这一点非常的不寻常,本篇的引言本身就是使用文言文写...

序「当时我有着许多非凡的欲望,我最近才明白这只是梦中的呓语。等到看到童年的尽头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人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人的一生中,有着无穷尽的选择题,然而在现实向你抛来的责任面前,人总是没有选择的。」 如果说我能从这十三年中学到什么,那就是十三年太短,不足以学到什么。我承认我很无知,我承认我犯下了无数滔天大罪,承认了这些,我就再也没有清白可言。自从我承认这些我的失败以来,套上的枷锁仿...

前几天,QQ提醒我,我和土土有三年的交情了。我仔细想了想,三年太长,又太短,我感觉我已经认识他很久了,我们经历很多彼此的大事,猫站的工作室,星落学堂,我的退网,瞳星阁,我的归来。 时间将一个人的印象冲淡了太多。那时候没有写流水账的习惯,一切过去的秘密都藏在聊天记录里了,然而我又忘了把聊天记录存下来。我与同僚说起我与土土的友谊,开头第一句便是:「他是我的挚友。」然后我口若悬河,想要讲出几句我们...

如图所示我目前正在四川与云南省自驾游。好久没有时间写文了,借此机会跟大家讲一下博客未来的调整。 很明显,初三时我没法维持现在的更新速度(爆种式更新),所以更新的速度会降下来,不过很有可能更新的质量和频率会稳定下来。文学类型的作品很有可能会在九月份开始减缓更新甚至停更。目前在计划内的待更新作品有: 《十三而立》上,目前停更。 《白银树之恋》五部曲,包括《青铜器》与《轻盈者44号》。 《P...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 过去,未来的研究者曾经觉得未来是充满色彩的。并不是这样的,过了二十年,这世界变得越来越单调。至少在坐在我旁边的少女眼中是这样的,她叫浮桦,列车对于她来说很熟悉也很陌生,似乎这个空虚的后现代世界也对她来说很陌生。 这列列车名叫轻盈者44号,是首部正式取缔了车窗的C国列车。其他很多国家也已经在取缔车窗了,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车窗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与其一同离去的...

我的正直究竟有什么价值?它值得我这么做吗? 而我要为正直做什么呢?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陷入迷茫的科学世纪的少年少女们还是发问了。 这个时代究竟是过于清晰了,清晰的有些模糊了。 我现在……开始不明白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了。 如果说这里是现实的话……那我现在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有时候觉得自己死了以后会更有活着的感觉。 平日里起来,感觉呼吸有些沉重,每一天都想倒下去。 感觉做题目的时候特别清...

前言这是《日记八集》的第三篇。成文于2022年5月24日。 再也不敢漏写作业题目了。 正文我在那时候才发觉漏了一道题,然后老师就进来了。 她一摔手机,喊了一声:“昨天没写完这张卷子的,站起来!” 我不敢看他的眼神,这和怕、和恐惧不相干,这是一种空虚的内疚感。 我趁她不注意,快速地写完了。我的脸感到热,身体仿佛有些麻木,然而究竟没有站起来。我的心中的血液仿佛很冷,是谎言的冷冻,是暖流的浇筑。然...

前言这是《日记八集》的第四篇。成文于2022年5月25日。 格兰特·莫里森给蝙蝠侠写的波澜壮阔的结局——《最终危机》的读后感。 第五篇是莫里森给绿灯侠写的太空歌剧的末曲的改编。 正文自从他们死去的那一天,我就在不断的和犯罪作斗争。我对抗过长生不死的恶魔、杀人无数的小丑,但你这般的恶神,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因为他们的死亡,发誓一生保持着从不使用枪械的信条。但是为了你,我必须破戒。你不应该用这把...

前言声明:本文没有出现任何真实人名,都进行了修改,本文是作者看到鲁迅所作《谨以刘和珍君》所作,只借鉴了部分,本文中心思想完全不同(我甚至都怀疑这个远古存稿有没有中心思想)。只是为了嘲讽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而作。 这是《日记八集》的第一篇。并且是2021年的存稿,有很多方面有较大的修改。其它七篇都是2022年的5月所作。 正文那日我走在某条大街上,一个熟人走了过来,说:“吹神可为何贾谊写过什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