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序言

划过夜空的流星,受花香引诱而飞舞的蝴蝶,流向低处的河水,深邃黑暗的浓雾。

自然界发生的事情都有其各自的道理。人类为了证明自己能够说明这些道理进而捏造出种种理由。

映入眼帘的这一切,都将为人类所有……本来应该是如此的。

对于自然界中发生的现象到处都产生了不同的解释。这对于那些喜欢被统一的理论的人类们来说,他们会认为除了其中的一个正确答案以外,其他的种种解释都是错误的吧。

——雾雨魔理沙

正文

面对自己的两年,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脆弱和弱小,自我的渺小和集体的渺小,在宇宙中的宏观概念,多元宏观的世界体系,令人感到疲倦。无休止的危机,未来的不可视,令人恐慌的灰色妄想,反乌托邦的威胁。感觉离开互联网两年,什么都变了,仿佛那个说一句反对“权威”的话就要被殴打致死的时代还没有远去,现在“教授”和“正人君子们”换了名号,叫大V,粉头,叫回形针。

现在我明白了,一切问题都没有相对应的正确的答案,理论是无穷的,向上或向下推进的。“权威”和“我们”的思考产生的理论有时与实际存在的事物的本质相去甚远。我们的解释实际上是无用的又有用的,因为人类反复解释的理论就像一台运行着的充满漏洞的机器。我们这些诗人、行吟者、哲学家、程序员、科学家、学习者都是它的自我修复系统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人类一切的理论研究集合,其实在我眼中,很像是在不停的给一个破烂机器改BUG。而且这些BUG根本改不完,改好了BUG也不一定能够实现你预定的结果。而且你抛不开这个破烂的机器,因为它就是人类理性的一个重要集合。

有时候我想说“我怎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但是,实际上,我们真的能对他人的苦难做些什么吗?我们连自己都救不了,实际上,我们自己就每天都在忍受着无数的令人痛苦的苦难的轰炸。一个人在这番轰炸中归来,才能得到勇气继续战斗。

我在过去看见划过夜空的流星,受花香引诱而飞舞的蝴蝶,流向低处的河水,深邃黑暗的浓雾。战斗就好像走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道路,无限的可能性引诱着你向左,或者向右,尽头不一定是光明,有可能是虚无,有可能是黑暗,有可能是未知。但是一个战士应该向尽头走去,无论左右,一心向前。

高擎着自我的旗帜,走向进化的阶梯,扼住命运的咽喉。我曾迷失了方向,但我回归到了道路上,我曾看到不同于这条阴郁道路的美景,但我知道,除了这条道路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而且我生来就是为了在这条道路上奋斗。男子汉向往的并非天堂和地狱,而是大地。

特别鸣谢

土土:https://www.tutime.c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