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哈,哈,孩子……”奶妈笑了,“左手……梅达尔多的左手在哪里呢? 他留在波希米亚给那些土耳其人了,魔鬼会收拾那些家伙的,他把身体的左半边全都留在那里了……

“可不是吗,”我说,“不过……他站在那边,我在这边,他的手是这么伸着的……怎么回事呢?

“你现在连左右都分不清了?”奶妈说,“你五岁时就学会过呀……”

——《分成两半的子爵》第七章:39~41


卡尔维诺作为一名优秀的文艺创作者,说的话自然比我所要说的要远远更加高明,我用这几段话作为我的瞎扯的开头,这位老先生不知乐不乐意。有人说「国家反诈中心」(以下简称反诈APP)近似于奥维尔笔下的电幕,其实并不是的,毕竟电幕有实体,如果硬要对比,可以拿监控摄像头和手机来做对比,然后那些杞人忧天的人就会很快地陷入震惊。

反诈APP走进很多人的生活已经有了一年多,热心网友们纷纷表达他们对于软件拦截危险网站的效率的满意。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对个人隐私的严重侵犯,所以伪造了反诈APP(以下简称伪造的APP为「假反诈」)来防止自己的个人隐私泄露(另外,有人反映部分地区在做核酸前强制要求扫码安装反诈APP,也有部分学校强制安装反诈APP,很多人认为这种行为很可疑,资料来源:知乎)。不论如何,他们以假乱真的技术很高明,而且客观上来说,他们的行为帮助了一些不喜欢反诈APP的人更便利地做核酸。但是我对于这个假反诈剽窃反诈APP的UI(用户界面)的行为非常地不满,我是做UI设计的,我深知设计一个小白能用的UI有多难,而他们仿造的行为,虽然客观地使人们的生活更便利,但是也侵犯了APP原创作者的知识产权。所以,虽然我从主观上很支持他们去进行仿造(我是一名编程爱好者,若是我有手机,我也会用「假反诈」,这出于我对于权限外放的限制的要求),但是从客观上,我也不会去支持他们的仿造行为,因为这属于对他人知识产权的剽窃。

我作为一个基本上离不开GitHub和部分外网艺术创作网站的人,被三大运营商的DNS污染行为搞的非常头疼。反诈APP虽然没有屏蔽GitHub,但三大运营商的DNS污染屏蔽了。但是大部分「假反诈」的流通版本都出自GitHub。也有单独制作假警告页面来整蛊他人的,我并不支持,并且对这种行为感到非常的分开,因为他们做的还不够好,没有真的吓到心中有鬼的人(如图)

「假反诈」APP的使用者们,大抵不容易被骗,何以见得呢?大部分「假反诈」APP都只适用于安卓系统,而小米、华为等厂牌都早已与国家反诈中心有了合作,还有许多厂牌也有着「优秀的安全性能」,按照他们的发言,国产手机的使用者们是绝对不可能被骗的。而苹果的使用者们本来就是「洋奴」,是「不支持国产的人」,自然也不能够接受反诈APP的「恩泽」。

这里我又突然想起一个恰当的比喻:一辆独轮车,若只有一个轮子,无备用的,那坏了只能修,不应当考虑再造。反诈APP所代表的事物在我眼中是这样的轮子,可能它有如何如何的瑕疵,但是绝不会被卸下来。因为它是「我们的」,「优秀的」,「不可或缺的」,使用他的人都是「正确的」、「正大光明的」,这么一推算,反对它的人自然就成了「不正确」、「不正大光明的了」。看来包括我在内的有些人的确是自己「畏惧」了,才不敢用,但是「畏惧」什么呢?我认为我是一个正大光明的人,我把心中的思考显现在一言一行中,不加掩饰。对于我这种异见者,反诈的工作人员更加宽容,而有些安装了反诈APP的人,有时「凑巧」就被拉到局子里喝茶了。这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独轮车竟然安装了自动驾驶,还会自动开到局子里。

我打算以这样的一个并不是完全虚构的故事作为结尾:


那是一个凄寒的冬夜,托米和许多孩子一起在看一个老魔术师表演。那魔术师手执着一根粗长的铁棍,将它放入礼帽中,拿出来之后却出现了一个带刺的铁笼。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美轮美奂的铁笼。小朋友们,这铁笼与铁棍的区别是什么?」

托米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一个来让你失去自由,一个来逼你放弃自由。」

「你真棒!完全正确!」魔术师一边说着,一边高扬起手中的铁棍,他将手中的铁棍一扔,砸中了托米。托米顿然醒悟。


(可能会发布于《英特新青年》V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