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御伽之国的鬼岛 ~ Misbelief of Godless Souls

(可视为独立小说或《白银树之恋》的一部分,取决于读者自己。)

序章 神明的秘语

血液既是传递的一种显现,就如同风一样在身体中传输。只不过风所穿行而过的,是这个信仰曾经遍地都是的繁华之星而已。

风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专利,若是像他们一样,有一双双远视的眼睛的话,应该是可以看得到远方的行星上,也是吹着这样的无色的风的,然而我们逐渐遗忘掉这些远视眼看到的模糊的飘影。哪怕是传说中超出可见宇宙之外的地狱也是吹着这样的风,我想,要是远古的经传是真的的话,那就好了,自己的灵魂上天堂和下地狱都可以在时间的长河中走过可观测宇宙的半径,乃至更远的地界。

可惜,一切的经传都是假的,因为突然就需要证实它们了,太过于缺乏证据。哀伤的人们又开始拥抱经传,然后乐观的人们又将它们抛弃,神明们厌倦了,于是他们决定就地消散,神明消散的时刻,是多么的充满乐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久又会降临,和毁灭的降临一样,只是时间问题。

第一章 阿加尔塔的风神

在一个露天矿井旁,矗立着几座高楼,一位CIA特工走进了其中一座楼房,向前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前台工作人员带他前往二楼的一处暗室。特工显然很不耐烦,在好不容易申请来的圣诞节假期叫人加班真是令人恼怒。坐在里面的,是一位衣装楚楚的绅士,他就是里普·卡迈尔。他头上只长着较少的银发,表情带有着一种很奇怪的严苛感。特工读过他的档案,他祖上在南美是做种植园经济的,与CIA熟络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出资出人赞助对卡斯特罗的谋杀。他自己的罪行不计其数,令人发指,但是他此时的工作不是去处决他,而是解决他的事情。于是特工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而卡迈尔只是瞟了一眼。

“王刚,男,33岁,CIA专员。嗯?中国人?可你是CIA啊。CIA现在这么菜了?解决不了问题,帮我叫国安的人了?”

“我确实是中国人,卡迈尔先生。准确来说是华裔美国人。我12岁就在美国居住,你可以放心,我是自己人。”

不知什么原因,卡迈尔舒了一口气。

“王先生,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可能你不会相信,但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和你的上司汇报,不会像上一位前来调查的FBI特工那样胡编乱造,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取决于这件事情的无聊程度,卡迈尔先生,我希望你真的遇到了很严肃的问题,不然随便调CIA和FBI的人到南美的某个矿坑调查多次不出结果,或者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会给你带来严重后果的。先讲一下事情的大概经过吧,我再判断我该不该,或者能不能处理这件事情。”

“我明白,王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几个月前,我们的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远古地下矿坑,不像是印第安人的,也不像是我们自己的,里面的高温高压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所能够承受的水准,我们的人在那个时候开始怀疑,这不是人类的所为,而且神奇的是,很多矿物在其中都有所保留。但是它的内部,没有生物,但是里面的风,异常的大,达到了18级以上。而且我们的人在里面发现了石油涌动的痕迹。为了获得更多的数据,我们有许多科学家和矿工下去探测,不幸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死了,回来的,有很多也疯了,宣称自己见到了风神。

”我自己是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的。我儿子当年20岁,非常喜欢探险,他也跟着进入了这个矿坑。后来他失联了,我的儿子的尸体,我本来以为他们能够找回来,结果有人说他们许多人的尸体,在几天之内就消失了,我马上失去了信心,后来有无人机的影像传回来,我亲眼看到了一桩惨案,我儿子的尸体在几分钟之内,就化作了一滩黑水!

“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的一切资料都可以给你,这个矿坑也废弃了,我甚至把我的矿业公司给卖了,我只希望有谁能够调查出真相,我与很多人不一样,我认为这个程度的科技水平,在地球上,只有人类能够达到,一定是有什么人潜入了矿坑中,对我的儿子与工人们进行了谋杀。”

工人们对他来说是消耗品,但他的儿子只有一个,他也许这辈子干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他的心是真诚的。此刻,王刚选择相信了这个老人。

“这个程度的科技,目前的人类确实能够达到,但是,我却觉得犯下这件事情的嫌疑犯会是那个你的工人提到的「风神」。”王刚默默地说道。

“现在CIA招泛神论者了?这风神,工人没文化他信,你个把唯物主义写在脸上的CIA特工,你还信?”

“我不信神,但是这件事情让我想起来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传说。”

“哦?不妨说来听听。”

”你知道「阿加尔塔」是什么吗?印第安人们保卫的一条传说中的地下长廊。”

“知道啊。但是它不是很早就被发现,被探索了吗?那个罗斯福总统还亲自打探它的消息呢。”

”但是据说,南美也有一条阿加尔塔通道,通向所谓高度发达的地心文明,与亚洲、北美洲一样,不过,南美的通道「尚未被发现」,而如果你这条正好是阿加尔塔通道的话,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这里面居住的怕不是那些命贼硬的印第安人的残支,估计拿着地心文明的破科技来整我们,盘算哪天打回来。我的儿子估计就死在他们手里。”

”不可能,印第安人不是神,他们不可能居住在这种反人类的地方,若是地心文明存在的话,地心文明也肯定不是人,袭击者也肯定不是。”

“那这是什么?”

“我只希望不是神。但是刚刚,我全都只是听你口中讲了一番,也不知道对错真假,我需要自己下去一次。在此之前,为了防止我去世后,我目前通过你获得的信息消失,我会在今天就向上峰作出汇报。然后我会在明天下矿。”

”好的……谢谢王先生。”卡迈尔羸弱的身体支了起来,前台扶住了卡迈尔,另外两个黑人小伙子带着王刚上了楼,到了一个娱乐设施齐全的房间。

“这算什么,旅馆吗?”王刚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了起来,忽然,在快要敲完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王刚去应门,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然后他回到座位上时,报告的每一个字都被删除了,他如何地按Ctrl+Z抑或是尝试撤销都无效。他郁闷地躺在床上,感叹这地方的邪门。想到第二天的「地心之旅」,王刚祈祷着自己能够活着回来,自己加入CIA可并非是为了刺激,可是当冒险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又不肯放过,他本来可以拒绝干许多事情,包括这件事情,包括CIA。现在看来,他的一生真是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王先生,无论你是否成功,我都感谢你。”卡迈尔羸弱的身体支持不住,本想站起来感谢,却倒了下去,只能由下人搀扶着离开。

王刚走下矿坑,确认氧气面具等都带好了,他感觉很奇怪,这个金矿中全都是裸露的金矿,却完全没有人开采,但是大风却告诉了他答案,若是稍微停留,拾走哪怕一块黄金,他都会被风吹向某个角落等死,或是直接吹出矿坑。他的氧气支持时间很长,足够他下潜到足够深的地域好几个小时甚至回来。但是他光是下去就需要时间,由于有风的阻力。然而他却感觉到风变柔和了,仿佛在诱敌深入。这让王刚非常地不适,他感觉自己被算计了。然而此时,他看到了一团黑色的液体。直觉与影像记忆告诉他,这就是尸体变成的液体。而在CIA学校中的回忆告诉了他答案,这是石油。

一千倍,一万倍的压力现在施加到了王刚的身上,人类化作石油。多么可笑的念头,所有人都会说你疯了,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那些白左,他们会把一句“生命是无价的”放在嘴边,然后轻蔑的杀人,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他们以为石油,是通过植物的遗体形成的,与自己就无关,可以摆脱业果报应了吗?然而不是的,通过一种怪诞的、奇特的、童话式的方式,他们进入了业果报应,但是不是所有人尝到了自己的苦果,这不是业果报应,而是一种生生不息的循环,就如同枯叶化作尘埃,尘埃化作花朵一样,生命化作石油,石油再为生命所用。

随着他下探的深度越来越大,风并没有停下,而是越来越大了,他逐渐注意到,如同管道一样,所有的矿道都有着圆形的纵切面,仿佛是某种运送液体的管道。这样想,突然就合理起来了,生命摄取生命,然后再被摄取,仿佛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然后美国人王刚就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于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的道德安心感,他的良心不再不安,他继续向下行。

他本来以为越往下,石油越少,毕竟人到不了很下面的地方,恰恰相反,越是下面,石油越多,最终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石油湖泊。其实他有一个疑团在心中未解,那就是在「地心」操控这一切的物种究竟是不是碳基生命,倘若他是,会不会也陷入自己的陷阱中,同样很公正地化作石油。他仿佛越来越相信下面自己要面对的是神,他想,大概是因为卡迈尔的工人的言语给了自己一个模糊的心理暗示。自己在害怕什么,被审判吗?自己除了原罪,还有什么值得神明审判的。大不了一死,自己就可以见上帝了,而他总有一种预感,在下方等待它的结果,比死亡更可怕。但他依旧往下深探。此刻他听到海市蜃楼中的塞壬们的歌声了,在石油的世界,也有他们的所在。

“迷惘的凡人,你下来了,你随这阵风上去吧,莫要潜的太深。须知,「你我之间,有深渊界定。我前往你们这边是不能的,你前往我们这边也一样」。”

“你难道不知道我多么了解你和你的求知欲望,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阵西风飘过,你的归去的可能性将渺茫,人类将面临他所不能认同的真相。而你还未准备好。”

“我来了。”话音刚落,穿过无数层风与石油的湖泊,王刚到达了一片完全是石油的大海。

”这是什么?石油之海?你们究竟杀了多少生命。”

“你的语言其实很有趣,比如这个「们」我就很少用,毕竟神很少有对于大量相似的物品或生命的描述。神对于凡人,其实只关注独一无二的,像你这样也的确是罕见的。抱歉删除了你的报告,这真相,只有下来的人们配知道。”

“「们」?下来的有过很多人?难道这片石油之海……”

”不不不不不,你理解错了,下来的人绝对没有那么多,不够创造这片石油之海的。说能创造湖泊都嫌少。我其实也不是杀人犯,无论是否相比起你们而言。我是阿加尔塔的风神,我并非这片石油之海的创造者,但我是这片石油之海的管理者。而你听我故事的代价,就是你的生命。”

“我既然已下潜如此之深,就没有回去的打算了。你的神秘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吸引力,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鬼把戏。”

”鬼把戏?呵呵。你们人类的恶行创造了这篇石油之海。我来是为了使用风的力量来驱散死亡的亡灵。

“你们自以为是地将鱼杀死,将煤炭燃烧,殊不知里面全都是生物的亡灵。各种形式的尸骸都是逝去的灵魂的居所。然后你们再将这些有机物堆积,将灵魂堆积成山,创造乱葬岗。慢慢地,从远古正常死亡的生物堆积成为石油,到如今,经过仇恨的催化,快速炼成了带着仇恨与灵魂能量的石油。这种石油不能够轻易地给人类作为能源,不然仇恨与灵魂的能量就会快速到人类的体内,而这样的话,人类也会加入这种戾气的循环,虽然确实能让人类吃到苦果,但是这就是在拿整个世界的自然环境玩票。不过开掘它的资本家哪里管呢?我只能将这种石油从各地收集起来,由我来驱散这种戾气,吸收这种力量,然后转化成普通的石油。”

“你这套环境保护啊啥的,我在白左里见多了。你放心好了,我明白了,但是我不接受,不支持,不理解,你作为一个神,这样的动机就支持你杀人了?”

”首先我不认为这是杀人,这是业果报应。再者让资本家和矿工知道这里有石油太冒险了。”

“CIA探员就不冒险?”

“确实,我不应该放你下来,但是你的准备太充分了,而且你也撞了大运。你很快就死了,你知道你要到天堂还是到地狱吗?”

”不知道。但是这和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我很负责的告诉你,你不会到天堂或者地狱。带着来自任何一个因仇恨、愚昧、自大、欲望而死亡的有机体的仇恨,你会在这里,直到你的神魂被我吹散。”

”你们将石油称为工业之血,在这里,石油却成为了地下之血。自你们称之为矿脉的血管中定期汇到这片石油的大海里。然后被一种比人类目前还未曾认识到的力量加工,最终成为可以使用的石油。”

“我不理解,我们使用前辈化作的资源,我们自己也将化作会被后人利用的资源,哪里有问题?”

”把上一代淘汰了,利用上一代的能量。听起来是没有错,但是你站在过你口口声声的上一代的视角过吗?你不会站在一台发电机的视角想,因为发电机确实没有灵魂。从我这里来看,你作为一个灵魂,与石油中被我吹熄的每一个灵魂都是对等的。你们打赢了如此之久的生存战争,你们却没有想到,生存战争的赢家的罪恶是整场战争中最大的,伤害的灵魂也是最多的。王刚先生,对于我来说,你们是罪人,而我是干净的。而我觉得你现在也应该也这么觉得。”

“不,神明大人,没有人,也不会有神,是干净的。因为神在这一过程中随波逐流,推波助澜。”王刚突然想到了什么,冷静地说。

“这难道就不是你所希望的吗?不然,你怎么会任由其发生?我找不到理由。我想,只有你是这件事情的推波助澜者,才可以使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你所谓的生存战争没有赢家,只有你这样的局外人才能从中获利。而你获得的最多,你最恶毒,你才是应当被审判的。”

这时风神变了脸色,王刚的眼前朦胧起来了,他仿佛看幻灯片一样回顾起自己的一生,接着风神发出了一声气愤的怒吼,风速为四十级的风刃撕碎了王刚的身体与灵魂。然后一摊黑褐色的液体,从原先存在一个人的地方滴下,滴入一片大海中。原先独立的人体化作大海的一滴,仿佛某个人进入某个社会,进入某个国家,进入某个消磨个性与个体的地方,最终梦想、青春、理想等关键词所象征之物被串在不存在的细丝上,编织成虚无缥缈的音符,随着某位行吟诗人的歌谣远去了。

真相暂时性的被封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