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这是黄金时代篇的主线 Part 1,此片段致敬《教父》)

「我热爱祖国,茶叶让我大发了一笔财。」那个站在莫文身前,矮小瘦弱的男子说道。

「我的家族都是很正统的中原地区出来的人,我们家的家谱甚至可以追溯到后羿与夏王朝。」男子接着说。

「我们的家产颇丰,有一天突然跑出来两个旗人,那两个旗人手拿着不知道是谁写的文书,把我的一套房子给收了。然后我去告官,结果那个官员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来抄了我的家。然后这套房子就真正地属于那两个旗人了。」

「我去找了我认识的,在官府的管事的大老爷们,他们听到这件恶行之后,一言不发。那两个旗人被我告上了衙门,反而一直在笑,他们父亲的面子比官府的人都大,他们一点也不怕,他们笑嘻嘻的走了。」

「第二天,我回到家中时,家门口的树被砍断了。我进屋一看,竟然看见我妻子的下巴骨被卸了下来,我的小儿子的心被掏了出来,用油煎熟了,放在油锅里,还是滚烫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件事的来由。我马上去找那两个混球,而他们,竟然对我笑脸相迎,还表示『非常的意外和抱歉』。」

「然后我哭着对我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妻子说:『为了维护正义,我们必须要去找莫文大人』。」男子看向莫文。

「为什么你先去了衙门?为什么你不先来找我呢?」莫文坐在椅子上,在家中他没有穿色彩鲜艳的官服,反而穿了一件墨黑色的长衫,他笼罩在灯影里。此刻仿佛是黑夜在对他说话。

「我们是朋友,对吧。我会给你任何你所想要的东西,只要你能帮我维持正义。」男子眼眶有些湿润,他迫切的想要莫文答应他。但莫文眉头紧锁,只是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说起朋友,我们确实相识多年。但这是你第一次来寻求我的帮助。上次你请我去你家里喝茶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吧,那时候我们还是那个大学士的学生。你父亲那个时候你们制作的茶叶很好,我买过你的茶叶,不得不说你们的水平真是退步了,可惜我没有喝到第二次。」莫文抿了一口酒,把酒杯放在了案上。

「即使我给你儿子赐了名,即使我妻子在京城用最好的条件抚养了你的女儿三年,也不能影响你自觉从来不需要我作为友人的想法。为什么?」莫文不再含蓄,提出了疑问。

「我不想要卷入麻烦。你和洋人之间的冲突可是在大清都有了名的。」他垂下了头,只好说出实话。而莫文只是摇摇头,又张口了。

「我不明白。你在与洋人做买卖的茶叶出口产业找到了财富,而你甚至不愿意和一个和洋人打交道的人打交道吗?难不成你真的以为衙门的官员们能保护你,你以为捕快真的在抓捕违法乱纪之徒,因此你觉得你不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朋友?或者说,你害怕欠我人情,你担心这一辈子永远也偿还不了,是吗?」莫文的语气逐渐加重,男子的压力越来越大。

「你现在过来,跪着在这里跟我说『莫大人,求你帮帮我』。不带一点朋友之间的尊重,你好像并没有真的把我当做朋友,你甚至都没有想过叫我一声『教父』。你女儿是天主教徒,这你也忘了?」男子刚想说话,却被莫文打断了。莫文站了起来,绕向了男子的右后方,递给他一杯酒。

「我应该付你多少银子。」男子嘴唇紧抿,非常的紧张,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而他过于紧张了,他的左手掏出了银元。

「这不是银子的问题,马元!我干了什么,能让你如此不尊重我,你竟然拿钱贿赂我?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对待,现在那些渣滓早就已经在爬到前线的城墙上扫地了。像你这么诚实的好人的敌人,也会理所应当地成为我的敌人。然后他们也会终究感到畏惧。」莫文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对马元怒目而视。马元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手抖了,银元掉落在地毯上,没有付出一点声音,马元躬下身子去捡。莫文看着他一言不发,马元站了起来。

「教父?」马元谨慎地说道,然后莫文点了点头。马元离开了漆黑的房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