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

过去,未来的研究者曾经觉得未来是充满色彩的。并不是这样的,过了二十年,这世界变得越来越单调。至少在坐在我旁边的少女眼中是这样的,她叫浮桦,列车对于她来说很熟悉也很陌生,似乎这个空虚的后现代世界也对她来说很陌生。

这列列车名叫轻盈者44号,是首部正式取缔了车窗的C国列车。其他很多国家也已经在取缔车窗了,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车窗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与其一同离去的是列车餐、乘务员之类的不实用的东西。列车上的体验已经被缩减到最低,在一个最多只有一两个小时的列车之行中,你不需要赏心悦目的风景,对于这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列车之行中他们唯一需要的服务就是万网,万网是一种国家研发的可以模拟大脑电信号输入/输出的服务,接入了万网之后,你就会获得虚拟的体验,而且可以几乎完全模拟现实,目前在列车上、在一些专门服务场所已经开始进行测验。至于什么毒品、烟酒都早已是昨日黄花,二十年前常常在学校里接受着禁毒教育的我们,很难想象今天竟然已经不见了这些过去难以摆脱的恶魔的踪影,因为已经不需要了,我们已经有了能直接刺激大脑、操控灵魂的机器,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么间接、这么不可控的享受了。

十几年前,读到王小波的《白银时代》,主人公解出了「未来世界是银色的」这个谜题,它的答案是一块银子上不会有一块比另一块更热,一切都在同化。我看着当时国际上的乱象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不会有差异,不会有纷争,但现在睁开眼睛望向这个世界,不由得感叹自己观点的谬误。如今国家之间已经不怎么往来了,国际新闻没有了,国家新闻也没有了,城市新闻也快要没有了,整个世界都没有政治或经济方面的大新闻了,现在传明星绯闻和其他传言,两三秒就能查出来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新闻界还在努力地制造新闻,这一点让我有点感动也有点想笑,但不知道还能再撑多久。我觉得我越写越没灵感,我关闭了万网,还是用纸笔写文章更有亲切感。

“张韵,你刚在忙什么?我看你接入万网的时候脸在抽搐诶?”躺在沙发上的浮桦看着我的脸。我一个小作家,那里拿得到轻盈者44号的票呢?但是上司安排的就是让我写一个生活在旧时代的人坐着轻盈者44号回到故乡的游记,要有批判,要有创意,要有古文风貌,但问题是他也没给我票,我只能靠我自己拙劣的想象,结果发现一点用没有,因为我没有我要描写的人物的感情,我没有旧时代的生活经历,我没有批判的思维,我没有思乡的感情。实际上,我压根就没有家乡,我一出生就一直待在大都市里,旧时代的日子里,我过着与如今一样的无色而快节奏的生活。

“啊,我刚刚在试用这个新的单位下发的万网接入仪写文章,我的脸刚刚抽搐了吗?那说明这个新接入仪的效果不是很好,我有空叫人帮我换一个。”

对于很多人来说现在比过去好得多了,你不需要工作就可以拿到大量的钱,你可以做到用娱乐来取代生活,取代所有的工作。工作的人只是想要自己的生活有一点实际的意义,实际上他们也跟我一样,只是在瞎搞。工作岗位减少了几十倍,而生产力增加了几百倍。很多宗教信仰者宣称这就是地上天国,而不是什么白银时代反乌托邦。现在在我所居住的R城里,有工作的人只占1%,其他人全都是靠社会保障金生活的,而且不会再有人因为把钱花完了就穷困潦倒,现在在学校里,义务教育段都把如何花钱,如何用钱囊括在了教材里。

对于浮桦来说,其实这是相当可笑的,浮桦是一个在旧时代真真正正生活过的少女,相比于我,她才是真正的作家。她觉得这样的时代是空洞到可怕的。不会再有人想要工作,完完全全娱乐至死,而生产力的数值疯狂上升,实用主义会消灭一切想象力。我相对来说乐观一点,我觉得人类进化成机器就撑死了,不会再往机械化的方向迈进了。浮桦现在和我住在一起,我们一男一女住在一个一百八十平的房子里,虽然是我单位发的,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包租婆仍然管我们要房租。

浮桦在这个时代的都市女性里穿的算比较厚实的,暴露、媚俗如今成了真正的潮流。当然浮桦穿得再厚实,也掩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如果是在旧时代的话应该会有不少人向她示爱,直接一点的可能就趴上去了。放到现在,这就不可能了,婚姻被取缔了,男性女性同居放开了,连做爱都放开了,实际上这个时代的人已经普遍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所有人的遗传物质都会储存在一个大型基因数据库中,你要付一笔巨款才可以通过机械克隆的方式获得一个孩子。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违背了道德伦理,这不好,后来大家才发现这比自然的生育”好多了“,可以内定性别,可以花钱改基因(当然违法,最近因为这样被抓进牢的不少)。所以现在自然生育被压下去了,做爱、同居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事实上很多成年人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性,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

一口杨梅酒下肚,这样的时代带给了我什么呢?很多人说这样的时代带来的是幸福,完全的平等给了大家无限的机会,无限的快乐,但是这快乐是真正的快乐吗?我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但终究还是有人没有忘却这样的快乐的,浮桦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她主张去尝试,无论我们会不会,无论我们还能不能,都要去尝试。尝试在她的口中是一种很美的东西,据说有了尝试的勇气,我们就有了希望,我作为一个由旧时代而来的人,在没有旧时代的体验的情况下,看穿了这个世界的弱点,在后现代的未来世界,我要找回我缺失的东西,尽管这很难,尽管这很痛苦,我仍然要去尝试。

天空是灰蓝色的一片,最近天气不错,经常能望见太阳,天上绿色的重金属色彩的云,稍微收敛了一点,看着这一片十年前的人类可能会觉得觉得相当魔幻的景象,我开始了想象,想像那一片绯红色的幻想的天空,我乘坐着轻盈者44号,回到某个不存在的故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