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前言

声明:本文没有出现任何真实人名,都进行了修改,本文是作者看到鲁迅所作《谨以刘和珍君》所作,只借鉴了部分,本文中心思想完全不同(我甚至都怀疑这个远古存稿有没有中心思想)。只是为了嘲讽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而作。

这是《日记八集》的第一篇。并且是2021年的存稿,有很多方面有较大的修改。其它七篇都是2022年的5月所作。

正文

那日我走在某条大街上,一个熟人走了过来,说:“吹神可为何贾谊写过什么没有?”我说:“我不认识甚么贾谊。”我想这已算得上态度上的决绝。然而他说:“吹神你大抵不很知道,何贾谊之前就很喜欢你的文章。”在她转校之前,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想着今日没有什么事情好干,便写写她的故事也无妨。

她是一个很精明的人,而且人也不错,也很搞笑。她脸圆,戴眼镜,常常露出某种微笑。而这种微笑很微妙,与秃顶的老头露出的笑容一样(不是常凯申)。作为班长,她一向不反对老师们的政策,学习也很好。这是自然的,但是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她坐在我们中间的最后几个月中,她开始搞早恋。如果你想要大概了解一下这个方面的故事的话,可以看看我正在更新(停更)的《十三而立(上)》,顺便一提,她表白被拒了。

她不再和善了,她喜怒无常。有一次她找到我,好像气了,又没有气似的说:「我们的先生(指代老师,这是她的原话),一开口就勾陷人家的罪状,她说别的人怎么样怎么样,别的人说回去,他就说人家没有幽默,他一转眼的功夫,从说脏话想到没教养,再想到缺乏他人的爱,再想到没有父母教养,再想到威胁开除,“中国人的想象力只有在这一层能够这样跃进”。」

我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我当然知道她引用的是鲁迅的名言,我当然知道在很多层面上她是对的。但是我耸了耸肩,没有搭理她。这就是我与她最后一次的对话。我很怀疑我耸了耸肩算不算回应,有可能这连对话都不算。

真是无聊的人与枯燥的故事呢。但是我总感觉这其中有一些挖掘不出的东西,教会了我几个道理,所以我总体还是感激何贾谊的。我觉得她教会我的是,聪明的人一旦愚蠢起来,就会跌落神坛,一落千丈。或者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她压根就没有在她的故事中留下立意,只留下了愚蠢的反面教材?无论怎么样,我会记住她,但是我将不会说,我认识过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