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献给格兰特·莫里森的《常胜七勇士:奇迹先生》#1~#4。

**这是白银树之恋的支线,主线还在写。就目前来说,主线还有三篇没写完。

「你也陷入生命陷阱之中了?」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如此问道,我无话回答,只是默默地向前走。每一次,越来越彷徨,愈来愈无助,生命陷阱无极限的展开。在每一个平面上,在这个碎片化的世界里将每一个黑暗深邃的眼睛,用医学解剖的方式拉开。让你质疑你的事业,你的信仰,通过碎片化的,层层风控的信息,成功地让你沦陷于反生命之下。

我的心理医生们对我说这是「中年危机」中我的臆想。但我只有23岁。在闲暇的每一秒,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屏幕,屏幕里传来对整体的控制力量的究竟是什么?仅仅是舆论吗,究竟是谁在背后操手,掩盖事实?

作为一名逃生表演者,我一直不断地挑战自己。我自由的人生一帆风顺,直到那些人出现。她们说,要给我树立人设,她们说,一个不要命的往黑洞里面跑几十次又再次回来的疯子,不会招人喜欢。我讨厌她们,我也讨厌我的粉丝们,她们总是将我捧杀。最终我赶走了她们,然后第二天,媒体上就出现了一大批和我长相相似,人设类似的人。他们经历过专业的训练,是专业的小白脸,他们的笑容没有灵魂,却格外让人们喜爱。仿佛我通过一种棱镜,看见他们原来的样子,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棱镜就是我的眼,我的天目。

一个神秘主义者,生活在信息碎片的时代,有两种活法。一是装神弄鬼,骗取钱财;二是静默一生,无语奉献,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份圣洁和敬畏。我的朋友们都选择了前者,我其实也差不多了,我也已经在搞噱头了,我是骗子,我欺骗我最爱的表演事业。哎,我哪能跑几十次黑洞啊,就跑了一两趟,剩下的都是AI智能剪辑出来的。

我从选择了第二种活法的好友那里听说了一个传闻,有一种可怕的毒品,名叫「终结」,终结可以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经历无数次悲惨的人生,直到那个人屈服为止。本来这是人类科技在两百年以内没有可能实现的药品,所以人类没有进行研究,但外星科技的降临给了一个组织机会,他们通过领先200年的生物学技术成功地做出了这种毒品,任何人都会为之屈服,这是自由意志的反作用力。反乌托邦的实现就在于此,老大哥可以字面意思上的毁灭所有人的意识了。

我作为一个自封的刚正不阿的人,我决定去阻止它。我利用了我的流量、名声,揭露了这个组织,然而,我突然发现我的房产、车辆、朋友都消失了,我的流量也没有了,更诡异的是,我仿佛从来没有揭露过组织,没有一个人认识我。我看见我的妻子,我激动的去抱住她,然后她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刀,刺杀了我。

「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永不得终。」

我醒来了,发现我得罪了一个美国警察,我惊讶的发现我成了一个黑人。然后,我转过头去,却是黑洞洞的枪口。

「更悲惨,更悲壮,更有毁灭性。」

我发现我在一片密林中,在拿着枪战斗,然后一枚手雷击中了我的眼睛。我拿枪反抗,然后被一个美国军人一枪击杀。

「只有死亡等待着你,死亡才是永恒的。死神是无法逃逸的。」

我是跑得最快的人,然而再快,也快不过死神的脚步,死神的镰刀贯穿了我的胸膛。

「自由是绝对的毁灭性力量。」

国家之秋,我接受了西方的「自由民主」。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西方人,资本主义在我的心中代替了社会主义。然而我仍然被迫害,被杀死,在最终,我坚定了信仰。我为我的事业而发出了自豪的呐喊。但最终,我仍然成为了一个皮囊,我的精神图腾被歪曲,我死不瞑目。

……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件发生了。由于紧张,进入黑洞,我忘记带我的逃逸传送仪了,我的肉体被层层撕裂,我的真正的自我却浮现了出来突然我感受我身体里发散出种种能量,我的心中长出了第三只眼睛。

「永远被困在你人生的『终结』。」

「不。」我看破了这一层陷阱,突然眼前的虚像化作了万般色彩,为我周围的肮脏环境染上了色。作为一名逃生者,挣脱捆绑着我的绳子只是基本功。看守着我的人的枪被我夺了下来,我看到有个楼梯通向上层,我便走向上面去。

「你那愚蠢的假把戏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天目与我同在。」我望着那个操盘者,那个操控万事万物走向毁灭的人。

「我讨厌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艺术家,我可不管你磕了多少药,我不会像你的小粉丝一样惯着你。不过,我很好奇,你要做什么。」那个人发话了。

「释放它,释放人民的自由意志,我拿我自己做交换。」我义正严辞的说道。

「你真把你自己看的这么重要?愚蠢肤浅的凡夫子啊,就当这是你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实用政治课吧。众生皆为我。」他体内仿佛有另一重声音,我听得到。『唯一一个能抵抗终结力量的凡人,必须得死,自由意志对那些人来说,已经无用了,而你,不死尤能反抗。』
说着,他掏出一把枪,射杀了我。

我感受到死亡世界的冰冷,虚无,但感觉没有引力,很爽,很舒服。不,这不是死亡世界,这是哪里?

「他们创造了无数个相同的人,都是你的替代品,将灵魂抽出他们的皮囊,他们就可以拿着皮囊来创造他们自己的虚伪偶像了。而他们都如此的空洞。是时候逃出这个黑洞了,引力不能够拘束你。你已经完成了思想净化的试炼,现在是时候回去,去拯救所有人了。」一个赤红色的身影浮现出来,这么对我说,我逃出了黑洞的约束,回到了一年前。

我应该怎么做?我刚刚获得了功名,而我究竟该怎么生活,一个活过无数次的男人,一个逃出了黑洞束缚的男人应该怎么存活。在这疯狂的塑料时代里,我的一生被信息流打成了无数个碎片,在引力中得到成长和归一的我,究竟该如何活着。我透过时间看见那个射杀我的人,他们为我树立了墓碑,夺走了坟墓上的鲜花。最终只有死亡等待着我,而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为他们所利用的又一个人。

我将我所有的思想汇集成了五本书,然后我踏上了赴死的征途,我经历了神的试炼,归来仍是凡人,而我要去挑战最黑暗的存在。而在这个没有能够理解我的人的时代,我茕茕孑立。

我为什么要成为逃生表演家呢?我想是为了展示我对自由的渴望。我从来都不轻言放弃,哪怕是在梦境中,我也拥有最强大的意志,足以让我看破无数次人生之中牵引我思想走向陌路的那根弦。此时此刻,宛如彼时彼刻。我到达了生命的陷阱。

那个男人,坐在他当初杀死我的那把椅子上,笑着看着我,他的身后显现出五色的宛如壁画一样的东西,这是他的灵魂。出乎我的意料,他的灵魂如此多姿多彩,并不像是黑暗的。无限次生,无限次死,这次我拔枪更快。他死在了椅子上,然而他的死并没有改变什么,他身后的图画破碎犹如光穿过数千面棱镜。我销毁了所有的毒品,所有的文件,杀死了所有我能杀害的组织中的人。我过了很久才意识到,我所有的举措全都无效,他即使死了,还有无数个想要控制他人思想的他,这种药物的技术一旦成熟,就绝不会不被使用。

人们的思考仍然被流媒体和短视频禁锢,碎片化的信息彻底摧毁了自由思想者。他即使死了,也不会释放自由意志,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人们看着别人的生生世世,喜怒哀乐皆受掌控。而毒品只是一种形式而已,他所安排的便是如此,只要人们失去自由思考的能力,他和他的继任者,他的组织,他的政府就赢了,人民将会永远的失去反抗的精神和意志。

然而还是有人没有屈服,反抗着,我却一天天的老去,一天天的衰落。有时我很怀疑我依然没有掏出生命陷阱,有时我很怀疑我还在黑洞之中,有时自由之人也没有办法反抗。

「真正的孤独的人生,才是真正的生命陷阱。」那个垂暮之年的人在镜子里看着我说道,刹那间,我发现我不认识这样的我自己。我再次挑战进入黑洞,我这次又成功了,黑洞的引力并没有超出我力量的极限,我明白了,自由不仅仅是一道光,自由是反压迫的力,而我向他们诠释了何谓自由。他们因此畏惧我,鼓动整个世界一起对抗我。

「所以你明白了吗?这就是一切的真相,向社会本身的力量投降吧。」

「若是我还有时间,我一定会击垮你们。」即将进入白银时代,这个社会逐渐走向了反乌托邦,黑暗即将降临,而我陷入了彷徨之中。

十年了,这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32岁的我像孩童一样望向明月,圆月并未带来疯狂,却只给我带来光明和温暖。我的身体轻盈起来,我重新拥有了去奋斗的力量,我会成功吗?我不知道,但战斗给予了我希望,让我不再孤独。

我听到了身后的诸人与诸神的战吼,一切史诗将会在今夜结束,今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于是我走上征途,直到我死为止。我为何热爱战斗?只因为我战斗解放他人的时候,也解放了我自己。我在将自由意志传承的时候,也真正感受到了自由平等的精神,和人们天生的对自由的向往。人对于自由的渴望,是注定不能被压迫的。今夜不会有反乌托邦,不会有白银时代的末路,只有一群不再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为了自己和众生的自由而一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