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哈,哈,孩子……”奶妈笑了,“左手……梅达尔多的左手在哪里呢? 他留在波希米亚给那些土耳其人了,魔鬼会收拾那些家伙的,他把身体的左半边全都留在那里了……” “可不是吗,”我说,“不过……他站在那边,我在这边,他的手是这么伸着的……怎么回事呢?” “你现在连左右都分不清了?”奶妈说,“你五岁时就学会过呀……” ——《分成两半的子爵》第七章:39~41 卡尔维诺作为一名优秀的文艺创作...

在我身边的同学们中,我做了一个不专业的小调研,下面是一些结论,供自己这样的闲人参考: 「科学上网」的人中大部分都是自称的自由主义者、实用主义者以及唯物主义者。 「科学上网」的目的 主要 有外国媒体(Google)、文化艺术网站访问(DeviantArt,)、学习需求(Google)、满足个人性需求(Pornhub)以及对自己的隐私保护(使用Tor或VPN)。 绝大部分「科学上网」的人不了解...

公路片的开头,我们先是从杭州一路开到武汉。武汉大学的樱花没有看到,倒是看到了这座城市被病毒留下的阴影,核酸的队伍很长,挡住太阳的视线,将夕阳的影子留下。 然后黄鹤楼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影,楼下是一片现代装修风格的所谓「古街」,这古街修的没有半分古色古香的风格,卖的基本是儿童玩具,纪念字画,正如无数类似的景区。我只是想登上黄鹤楼,去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景色。什么样的景色会让无数人前来留下墨笔无法描...

(故事发生在《塑料时代:轻盈者》结局的十四年之后) 超级英雄漫画在我的幼年还在最后的兴盛期。我对于英雄们的行为产生原始的膜拜,那些行走在日光之下的神明深深地吸引着我。他们是活着的,充盈着生命力的神像。受之启发,我创作了我自己的漫画。最初是一种简朴的爱好,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拥有了发到网上的自信,我迎来了嘲讽,到后来甚至连喷的人都没有,最后我竟然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被某些人举报了。 我现在理解那些信...

序隐岐之国,自古为大和国放歧之人之地。受歧之人,多会于此。其位于蓬莱之岛之南,出云国之北。今夜远望,念隐岐国故人。新朝自有雅政,大和国维新,尝有奇人异士自隐岐之地而来。越明年,奸臣进谗言于天皇,天皇将隐岐之民与罪人遣回隐岐之国。令人唏嘘不已啊,好不容易,有一个新的势力,一群正要走出黑暗的被歧视的人们终于可以在新时代站起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了,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几乎就看到了光明...

一、玄云海的建立玄云海的建立的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原先我所处的兴趣社团瞳星阁的客观衰落和不复存在(部分创始人退出,组织改名,活动无限期推迟)。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我厌倦了QQ群内公开政治讨论的风气。 二〇二二年八月八日,玄云海成立了,共四名创始成员,我在初步分析了组织架构的不完善之后,决定暂时延缓我们的招新工作。目前我们只有12位正式成员,并且没有正式开始活动。 然而,我们目前已经合作做出了一些成果...

《十三而立》其实是我写过的最长的小说类型文,如果硬要说在计划内的最长小说,那应该就是还在写的《白银树之恋》了。其实《十三而立》在原本的计划内是有上下篇的,并且上篇早在一年前就写完,下篇其实也写完了,但是由于不成熟没有发上来。它的润色工作是很困难的,特别在文字原稿被撕破的情况下,连码字码上来也很困难。 上篇对我来说意义很大,它是我进入中学时代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如果《白银树之恋》是对于外围环境的...

我读完《狂人日记》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朦胧的疏远感。 《狂人日记》中有两个视角,一个是「我」的视角,「我」自然是一个在新文化运动之前,用文言文写作的正常的清末知识分子。还有一个则是「狂人」的视角,狂人是一个很不合理的存在,你处处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出一些不太符合常理的地方。他「多荒唐之言」,「大病」,「所患盖“迫害狂”」,而且竟然使用白话文写作,这一点非常的不寻常,本篇的引言本身就是使用文言文写...

序「当时我有着许多非凡的欲望,我最近才明白这只是梦中的呓语。等到看到童年的尽头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人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人的一生中,有着无穷尽的选择题,然而在现实向你抛来的责任面前,人总是没有选择的。」 如果说我能从这十三年中学到什么,那就是十三年太短,不足以学到什么。我承认我很无知,我承认我犯下了无数滔天大罪,承认了这些,我就再也没有清白可言。自从我承认这些我的失败以来,套上的枷锁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