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吹神小站

坚定不移,战斗到底。

(故事发生在《塑料时代:轻盈者》结局的十四年之后) 超级英雄漫画在我的幼年还在最后的兴盛期。我对于英雄们的行为产生原始的膜拜,那些行走在日光之下的神明深深地吸引着我。他们是活着的,充盈着生命力的神像。受之启发,我创作了我自己的漫画。最初是一种简朴的爱好,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拥有了发到网上的自信,我迎来了嘲讽,到后来甚至连喷的人都没有,最后我竟然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被某些人举报了。 我现在理解那些信...

序隐岐之国,自古为大和国放歧之人之地。受歧之人,多会于此。其位于蓬莱之岛之南,出云国之北。今夜远望,念隐岐国故人。新朝自有雅政,大和国维新,尝有奇人异士自隐岐之地而来。越明年,奸臣进谗言于天皇,天皇将隐岐之民与罪人遣回隐岐之国。令人唏嘘不已啊,好不容易,有一个新的势力,一群正要走出黑暗的被歧视的人们终于可以在新时代站起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了,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几乎就看到了光明...

一、玄云海的建立玄云海的建立的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原先我所处的兴趣社团瞳星阁的客观衰落和不复存在(部分创始人退出,组织改名,活动无限期推迟)。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我厌倦了QQ群内公开政治讨论的风气。 二〇二二年八月八日,玄云海成立了,共四名创始成员,我在初步分析了组织架构的不完善之后,决定暂时延缓我们的招新工作。目前我们只有12位正式成员,并且没有正式开始活动。 然而,我们目前已经合作做出了一些成果...

《十三而立》其实是我写过的最长的小说类型文,如果硬要说在计划内的最长小说,那应该就是还在写的《白银树之恋》了。其实《十三而立》在原本的计划内是有上下篇的,并且上篇早在一年前就写完,下篇其实也写完了,但是由于不成熟没有发上来。它的润色工作是很困难的,特别在文字原稿被撕破的情况下,连码字码上来也很困难。 上篇对我来说意义很大,它是我进入中学时代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如果《白银树之恋》是对于外围环境的...

我读完《狂人日记》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朦胧的疏远感。 《狂人日记》中有两个视角,一个是「我」的视角,「我」自然是一个在新文化运动之前,用文言文写作的正常的清末知识分子。还有一个则是「狂人」的视角,狂人是一个很不合理的存在,你处处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出一些不太符合常理的地方。他「多荒唐之言」,「大病」,「所患盖“迫害狂”」,而且竟然使用白话文写作,这一点非常的不寻常,本篇的引言本身就是使用文言文写...

序「当时我有着许多非凡的欲望,我最近才明白这只是梦中的呓语。等到看到童年的尽头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人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人的一生中,有着无穷尽的选择题,然而在现实向你抛来的责任面前,人总是没有选择的。」 如果说我能从这十三年中学到什么,那就是十三年太短,不足以学到什么。我承认我很无知,我承认我犯下了无数滔天大罪,承认了这些,我就再也没有清白可言。自从我承认这些我的失败以来,套上的枷锁仿...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这是黄金时代篇的主线。) 失眠原来是这样一种感觉,感觉自己以前感受到的难眠感皆是轻到不能再轻的。 这大概是自己这一生最远的远行,而且也有可能回不来。马敖如此想道,马队里的人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大家只能杀了骆驼吃,水也很快就不够了,唯一能喝的只有血水。自己的官袍已经破烂不堪。倘若真的碰到赤金之地的高贵隐士们,想必也要被嘲笑的吧。 据说赤金之地的隐士们中,有不少是自己的远亲,...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这是黄金时代篇的主线 Part 1,此片段致敬《教父》) 「我热爱祖国,茶叶让我大发了一笔财。」那个站在莫文身前,矮小瘦弱的男子说道。 「我的家族都是很正统的中原地区出来的人,我们家的家谱甚至可以追溯到后羿与夏王朝。」男子接着说。 「我们的家产颇丰,有一天突然跑出来两个旗人,那两个旗人手拿着不知道是谁写的文书,把我的一套房子给收了。然后我去告官,结果那个官员随便找了个...

(收录于《白银树之恋》,这是黄金时代篇的支线) 射日的英雄曾在此地遗失了镜子,人们又把这里遗失了。如今只有我一个人,我是赤金之地的守墓人。 赤金之地本来有个极为先进的国家,人民安稳而不求奢靡,生产力也在不断进步。后来人们普遍认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够好了,于是这里成为了一个不再进步的乌托邦。但出现了一个岔子,那就是学者们发现了后羿之盘的奥秘。 「我们由此明白了,后羿的悲剧(见《青铜器》)是人为的...

*献给格兰特·莫里森的《常胜七勇士:奇迹先生》#1~#4。**这是白银树之恋的支线,主线还在写。就目前来说,主线还有三篇没写完。 「你也陷入生命陷阱之中了?」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如此问道,我无话回答,只是默默地向前走。每一次,越来越彷徨,愈来愈无助,生命陷阱无极限的展开。在每一个平面上,在这个碎片化的世界里将每一个黑暗深邃的眼睛,用医学解剖的方式拉开。让你质疑你的事业,你的信仰,通过碎片化的,...